1. <tbody id="bntom"></tbody>
    2. <th id="bntom"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bntom"><acronym id="bntom"><input id="bntom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3. <em id="bntom"></em>
      1. 全國
        [切換]
      2. 400-818-0011 是金子必會發光

        現代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運營機構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>遠程教育新聞 >

        一年半勸退49名學生 南京一高校糾偏嚴進寬出教育模式

           發布時間:2016-09-30 11:01:02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為保證辦學質量,南京林業大學在近一年半的時間里對學業屢次受到警示的49名學生做出了退學處理。該模式的實施,大大降低了學生的掛科率。同

        為保證辦學質量,南京林業大學在近一年半的時間里對學業屢次受到“警示”的49名學生做出了退學處理。該模式的實施,大大降低了學生的掛科率。同時對于因其他因素造成的退學處理的學生還可以申請試讀,達到標準后,便可以申請恢復學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4年下半學年18名,2015年上半學年13名,2015年下半學年18名,這是南林大最近三次公布的“退學處理”人數。

        澎湃新聞從南京林業大學獲得證實,該校自2014年秋季學期出臺《本科學生學業警示及幫扶辦法(試行)》以來,已陸續對49名學生作出“退學處理”。

        “我們的目的不是整學生、卡學生。”南林大教務處副處長高捍東對澎湃新聞說。他希望這些管理措施能警示那些放松學業的同學,通過警示和給予幫扶,促使他們完成學業。

        澎湃新聞了解到,此舉系江蘇省內高校的首例。

        有關教育專家認為,南林大嚴管在校學生的做法,是對中國大學教育之前廣泛存在的“嚴進寬出”模式的撬動和糾偏,是中國大學開始有意識建立“嚴進嚴出”人才培養機制、保證辦學質量的探索。

        一年半內49多名學生被“學業警示”

        2016年4月,南京林業大學教務處發布公告,對18名本科學生及其家長發出了《學業警示(紅色警示)通知書》,并作出退學處理。

        “我們對學生做退學處理,是嚴格依據并執行學校制定的規章制度,這些都寫在《學生手冊》上提前發放給學生。”南林大教務處副處長高捍東對澎湃新聞說,與“退學處理”有關的兩份文件是《本科學生學籍管理辦法》、《本科學生學業警示及幫扶辦法(試行)》。

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從上述文件中看到,南林大對十種情形作出了“應予退學”的處理,首當其沖的,是因“學業警示”退學。

        那么,“學業警示”是怎么回事?據南林大教務處人士介紹,這是學校發現“問題學生”出現癥兆時給予的提醒和警示。按照從輕到重,依次是:黃色警示、橙色警示、紅色警示。

        受到“黃色警示”的學生,將有老師專門幫扶;受到“橙色警示”的學生,編入下一年級(降級)學習,學生在校期間如受兩次“橙色警示”,那么第三次無論收到何種警示都要做退學處理。

        對受到“紅色警示”的學生,作退學處理,由校長辦公會議研究決定。對退學處理的學生,學校會出具退學決定書并送交本人,同時報江蘇省教育廳備案。

        比如,今年4月份公布的18人受處分學生名單中,“有學生剛念完大一的第一學期就收到了紅色警示,作退學處理。”高捍東說。

        曾經畸高的“掛科率”令人吃驚

        南京林業大學這次出臺的警示及退學機制不可謂不嚴格。據南林大教務處提供的數據,以2014年《本科學生學業警示及幫扶辦法(試行)》正式實施為分水嶺,在這之后一年半作出的“退學處理”人數比這之前的三年都多。

        不過,這項嚴管學生學業質量的政策出臺,并非個別領導“心血來潮”,而是校方深思熟慮之后做出的決定。

        幾年前,南林大教務處領導班子經歷過一次換屆。兩名分別來自于交通局、林業局的干部出任教務處的處長和副處長,出于學生學業質量管理的考慮,教務處對本校各院系各年級的學生進行了一次大數據的調查分析,其中一項是“掛科率”。

        結果嚇到了人。掛科率高得“簡直不敢相信”,南林大教務處副處長高捍東對澎湃新聞說,他印象中掛科率在17%到18%之間,“居然還有個別的學生掛了十一門課”。

        相關領導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從2012年開始,教務處主導,起草制定了《本科學生學業警示辦法》。

        此后又歷經兩年,在學生工作處、部分學院分管教學的院領導等參與下,數易其稿,終于在2014年8月,趕在當年秋季開學之前,出臺了《本科學生學業警示及幫扶辦法(試行)》。

        這個新制度不僅細化了“警示”的等級,還增加了“幫扶”的相關內容。“警示不是目的,目的是通過及時發現、調整、處理學生出現問題這一過程管理,促使學生進一步完成學業。”高捍東說。

        所以,學生在受到警示后,由其所屬學院根據學生實際情況,幫助制訂《學業警示學生個人學習計劃》,并實時跟蹤。

        高捍東對澎湃新聞說,新規實行以來,沒有退學學生的家長提出過異議,因為學生的每個分數記錄、警示記錄都是由學院審核、學生個人簽字。實打實的數字,沒得爭議。

        給“勸退者”一個“復活”的機會

        徐陽(化名)是南林大的一名被作退學處理的學生。大二那年,他因為意外受傷,“好幾門課都掛科”,結果被學校做“退學處理”。

        不過,徐陽并不是太憂心,因為校方在制定“出局”規則時,也留下了一個“復活”機會。

        那就是,被作退學處理的學生,可以申請試讀(編入下一年級),試讀期為一學年。試讀期滿后,符合條件的,可以向教務處申請恢復學籍。

        南林大教務處給澎湃新聞提供的數據是,2015年下半學年,在13個被退學處理的學生中,有7個申請試讀,只有4個最終恢復學籍,“退學試讀真正挽救過來的不多”。

        “以前有個母親帶著被退學的兒子上來求情,坐在走廊上哭。”高捍東說,“但我也沒有辦法。制度就是制度。”

        高捍東說,這個制度“現在才走發揮作用的初期階段”,因為“四年一周期嘛”,再過兩年,南林大所有學生都要受這個制度的約束。制度的成果如何,兩年后,才能看得更清晰。

        不過,已有數據從側面初步驗證了上述制度發揮效用的一面。2015年下學期南林大有343人受警示,2016第一學期有235人受警示,這一時期的掛科率在5%左右,已遠低于2011年的高達百分之十幾的掛科率。

        高捍東還向澎湃新聞透露,南林大從2011年就取消了畢業前補考制度,因為怕老師心軟“放水”,進而讓學生產生麻痹和依賴思想,取而代之的是實施一批像“學業警示及幫扶辦法”這樣重視過程管理的措施,早發現問題,早警示,早幫扶,早改正。

        長期關注高等教育問題的知名學者熊丙奇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,退學是高校提高辦學質量和保障學生自由選擇學校的機制。在中國,以前大家往往會認為只要進了大學的門,往往很容易就拿到文憑順利畢業,因為大學也不會怎么淘汰不合格學生。

        熊丙奇說,不過,現在中國已有大學開始有意識地為自己的學生質量嚴格把關,開始有了寬進嚴出或嚴進嚴出的保證辦學質量的一些機制。

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名學         南京         年半        
        走進知金| 網站地圖| 廣告與合作| 聯系我們| 誠聘英才| 學籍查詢| 學歷查詢| 學歷認證| 網絡教育專升本
        知金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全國咨詢電話:400-818-0011 傳真:010-63174439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9號理工科技大廈1101室
        京ICP備14053618號-4 京公網備11010802010607   

      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110報警服務 中國文化市場舉報熱線

        亚洲欧美日韩高清专区,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不卡,国产亚洲日韩欧美看国产,久久e热在这里只有精品99

        1. <tbody id="bntom"></tbody>
        2. <th id="bntom"></th>
          <button id="bntom"><acronym id="bntom"><input id="bntom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3. <em id="bntom"></em>